几番水墨淋漓处 正是天机入化时——邵子退山水画

2020-06-17    发布:

祖父邵子退(1902—1984),自谓种瓜老人,又号瓜田。安徽省和县乌江镇百姓塘村人,幼随父亲邵鲤庭诵习诗文史籍,熟读四书五经,尤酷爱书画艺术。12岁时,初识林散之(1898—1989)和许朴庵(1896—1972),两年后三人结交于历阳一庙中,时人誉为乌江松(许)竹(邵)梅(林)三友。

祖父在诗书画方面也有相当的造诣,只是对自己的作品无心收集,因而世人很少能欣赏到。祖父一生不勤于艺事,然而时常旁观林散之作书绘画,因此林老有“唯君能爱我,深浅几回看。”的诗句。“文革”后,百废俱兴,百念俱萌,书画艺术日趋昌盛。祖父有感而发:“愧余不学空怀抱,辜负江头老郑虔。”画兴亦起,时常磨墨作书绘画,其画师法新安又自出机杼,笔笔讲究中锋,常作圆头山、米点皴。林老见了每每提笔略加点染润色,并有《改画》诗一首记之:“君画未成我补之,一山一石耐人思。几番水墨淋漓处,正是天机入化时。”

祖父作画时,常默对素幅,凝神静气,立意于胸中,然后濡毫吮墨。先勾勒,次皴擦,再点染,“横皴与直点,重抹更轻涂。”显示出文人放逸之笔致。祖父的画“深之自然,出于意表。”强调自我表现、自我欣赏,寄情于笔外,寓淡泊之志于幅中,画如其人,不躁不烈,毫无矫揉造作之态。每画完毕,很少题字落款,总是丢弃一旁,无留存之意,尤其落款存世之作如凤毛麟角。

1978年3月,江南芜湖季汉章先生,得到祖父赠送的山水画(见图)。带到林老处,林老看后称赞备至,随即提笔加水加墨,饭后又即兴题跋:“新村别后才三月,笔墨于今已不凡。秋水一潭云万里,横看疑是皖南山。子退胸藏丘壑,今日为汉章同志一吐奇气可喜也。”季先生获此佳作后,回到芜湖立即装裱成轴并留了天头。于次年清明持画又去乌江拜见林老,林老邀祖父畅谈于江上草堂。

观此山水,林老说祖父画得好,祖父说林老加水加墨加得好。季先生在二老兴致高潮时插嘴说:“诗堂谁题?”林老一点也不让人说:“我题!”于是饱蘸浓墨以汉隶笔法题上“画中有诗”四个大字。

祖父的画虽然得到林老的赞赏,但他总觉得自己的书画还不成熟,不如好友林散之,不肯轻易给人。每有人求字画, 他总是劝其改求散之,甚至亲自陪同前往。林散之也因为是子退介绍,无不应命。这样一来,求子退转求散之书画者踵至,门庭若市,门限为穿。“不学频年愧老伧,可怜笔墨未能忘。青山画出无人要,寄与江南季汉章”。作画无人要,是祖父自我调侃之语,其实是他自己不肯轻易给人,也有为了推崇林散之的用意在内。

如今祖父已谢世三十多年,知道他的人还常常念起。而我只有睹物思人,其谆谆教诲,犹闻耳旁;伏案作画,历历在目,内心深处还时常呼唤着:魂兮归来!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中国文化艺术中心-欧美文化艺术欣赏-行为艺术作品-艺术资讯-中亚艺术网
分类:艺术文化 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