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信普惠助力文艺青年艺术追求与事业双丰收

2020-06-19    发布:

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复工复产有序铺开,一些小微企业也亟需获取新增贷款。有分析人士指出,快速为小微企业施以援手,数字普惠金融将成为一条可行路径。

2019年,我们走访了全国各地的数十位小微企业主及个体工商户,对于有的人来说,手里的这份小生意往往既是家庭或者个人的重要收入来源,也是事业的起点

高1米8,戴一副民国风金边眼镜,身穿一身麻布粗衣,脚踩青云布鞋,缓缓走来的武庭睿在人群中格外显眼。

“从小家里面,看我爸爸写字,觉得对书画是骨子里面的喜欢。”

武庭睿有三大爱好:写字画画,品茶,艺术鉴赏。

武庭睿是甘肃人,自2004年到重庆上大学后,就长期留在了重庆生活。因为从小热爱国学文化,武庭睿在大学期间就读综合艺术专业,毕业后到了重庆一个区级文化出版局做美术指导工作,组织儿童和老年人参与国学艺术活动,如给老年大学上课,给社区儿童们讲授绘画知识等。

当时,事业单位的福利待遇优厚,虽然毕业时工资还不到3000元,但各项补贴让武庭睿过着舒适的小日子。闲暇时候,写字画画,带学生练习书法,偶尔参与一些古董鉴赏,以画会友是他的生活常态。

闲云野鹤般的生活过了几年,2011年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下发了《关于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的指导意见》,对事业单位分类改革进行了顶层设计,明确了改革的指导思想、基本原则、总体目标和主要任务,提出了改革的时间表和路线图,并出台了一系列配套文件,形成了“1+11”的文件体系。

响应国家对事业单位改革的号召,武庭睿的单位也开启了改革的步伐,曾经“擦手纸单位都发,吃喝一应开销都不用发愁”的日子一去不复返。自2012年起,员工福利被砍掉大半,仅靠着三千多元工资生活的他一下子有了危机感。

“后来一家艺术品公司挖我,月薪3万元让我做艺术鉴赏类的咨询工作。”2015年,武庭睿辞职,离开了他的舒适区,来到了福建,为公司的福建分公司开疆拓土。

武庭睿的工作内容是根据市场需求寻找相应的艺术品,对艺术画作做初步的评估,再将艺术品销售给客户。最常见的就是酒店客户,新装修的一些高端酒店对艺术品有装饰需求,武庭睿会根据客户的想法,制定一套艺术品方案,再进行采买。有时艺术品的价格较贵,公司也会采取“以租代售”的方式变通交易。

但2015年的艺术品市场,并没有赶上好年景。2015年度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统计年报显示,2015年,中国内地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延续了调整趋势,总成交额同比2014年收缩19%,下调至291.3亿元人民币(含佣金),跌破2012年低点。而2011年艺术品交易火热的峰值时期,文物艺术品的拍卖成交额达到了576.24亿元。

一方面,市场不景气;另一方面,虽然天天和艺术品打交道,但是这种以商业销售业绩为首要任务的工作性质,让武庭睿觉得压力较大。他开始筹谋回到重庆创业。

他将自己的工作内容大致做了规划,基本锁定在教课、艺术品撮合交易以及艺术品售卖。

“从大学时期,我就在文化宫兼职授课,教授书法和国画,积累一批学生资源。我和过去的学生说了一下要回重庆,他们都愿意回来找我。”

2016年,武庭睿回到了重庆。靠着在重庆文化圈里的人脉关系,偶尔会做一些艺术品撮合交易,每年这部分约有3万元的纯收入。除此之外,艺术品售卖的生意每年有5万元的收入。

早在2010年和2011年,武庭睿在重庆购买了两套房子,其中一套是小复式楼,连着一层花园,这套房子在他重新回到重庆后改造成了个人工作室。

工作室设有绘画写字台,两间茶室,一个禅厅,房间全部以国画字帖装饰。就在这个工作室,武庭睿在这里进行个人艺术类的授课,以及各类商务洽谈。

给学生“开小灶”上书法课程,武庭睿每小时收费是300元。如果学生按期报班,则是3600元一期,共十六次课。偶尔遇上高考生,武庭睿会给学生进行美院考试的突击培训,教授素描、速写、色彩等课程。为期半年的学习,会收取3万元的费用。一年算下来,带学生的纯收入能够到6万元。

教课教出了口碑,2017年,一个朋友找到武庭睿,希望能够合伙经营。一家300平米店面的场地租金再加上简易装修的费用一次性需要十二万元,再加上聘请老师,运营开销,总共需要十六万元的先期投入。武庭睿和朋友分别投入8万元钱。经过3个月的筹备,培训机构在重庆解放碑地区开张。课程不仅有书画类别,还拓展了舞蹈等课程。

“我不擅长管理,我就负责上课,把关书法和绘画的课程质量。舞蹈课由我的合伙人去协调教学资源。”

合伙人抓经营,武庭睿抓课程质量。眼见第一家培训学校的报名情况火热,二人的准备趁热打铁,继续再开两家分店。原本在市区已看重一家店面,恰巧九龙坡区也有一家商铺低价租让,二人合计认为可以趁着价低实惠,顶住些压力,同时准备两个学校的开张事宜。

“2017年第一家店刚开业,还没分红又接着再投入15万开2家店,压力确实不小。”前些钱打工,武庭睿并没有攒下太多积蓄,第一所学校的创办就已花光了他所有存款。看着第一所学校有声有色的办起来,想趁热打铁的他,开始为钱盘算了起来。

“我朋友在友信借过钱,听说我需要钱,就推荐我去贷款。我是一个特别怕麻烦的人,你要让我跑银行,我觉得太折腾了。”关键的原因还是武庭睿曾经听从银行贷过款的朋友说,银行办贷款不仅要提交非常复杂的材料,审批流程也比较长,而且还需要拿房子去做抵押。

一个不爱操心的人,希望能够有便捷的方式贷到钱,“我知道别的渠道的钱都比银行贵,但我每月就还几千块,压力其实不大。最重要是放款速度快,不用花太多精力在上面。”

友信普惠利用大数据风控很快对武庭睿的个人风险情况进行了评估,因为有良好的信用记录,他提交申请的次日就顺利从友信普惠借到了15.4万元的贷款,和合伙人一起筹集好了接下来两所学校的启动经费。

现在,两人的培训机构正在不断壮大,三所学校现有学生300人。每个分校因地理位置不同,区域收入水平不同,课程的费用从120元一节到180元一节不等。2019年春节,武庭睿拿到了第一家学校的10万元分红。

“小学的时候,同学们那个时候留言册上面写愿望。同学录上面说将来愿意做什么?我说做一个画家。”

追求安逸,稳扎稳打的他将个人爱好与事业做了最好的结合。这就是武庭睿的小幸福。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中国文化艺术中心-欧美文化艺术欣赏-行为艺术作品-艺术资讯-中亚艺术网
分类:艺术文化 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