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艺术品市场上半年财报

2020-06-18    发布:

日前,北京召开新冠疫情防控发布会宣布:6月6日起,北京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下调为三级,同时相关防控策略也会随之做出调整,比如在其他无法确定风险的情况,可随身携带口罩,必要时佩戴。事实上,进入6月以来,随着逐渐攀升的气温,口罩带来的闷热感早已让人难耐,这则消息好比炎热夏日里的习习凉风。

经历黑暗,背负沉重固然令人心痛,不能遗忘,但最大的现实难题不是在过去,而存在于未来的道路上如何更好地发展下去?本就属于慢节奏的艺术品交易市场是不是也该顺应新的变化,提提速了?

尽管2020年的线下拍卖一再推迟,但佳作依然频现拍场。图左为7月即将在佳士得香港举槌的里希特作品,图右为赵无极作品。

疫情对艺术品交易市场到底造成了怎样的损失,以一份拍卖市场的数据为例,2020年上半年,共20家拍卖公司举办了线下拍卖会,同比减少90.24%,上拍量为9981件,同比减少93.68%,成交了5905件拍品,成交额为12.69亿元,比2019年上半年成交额缩水94.7%。虽说拍卖企业纷纷举办线上拍卖会,但因准备时间较为仓促、经验不足等原因,与成熟的线下拍卖市场还难以相提并论。

开源太难,便只能在节流上下工夫,推广宣传向来是拍卖企业前销售阶段的重要运营动作,但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,国内不少拍卖公司都在大幅消减这项必要支出,个别拍企在推广宣传上的资金投入缩减幅度竟达到70%以上。

二级市场况且如此,本就“体寒”的一级市场日子更不好过,在北京798艺术区、上海莫干山艺术区内,一些小型画廊已经关门停业,原本寥寥无几的订单因疫情影响,变得彻底无望。

嘉德四季第56期拍卖中推出的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馆藏瓷器,数件单色釉文玩小品皆为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释出的馆藏瓷器,不少为上个世纪初芝加哥收藏家的私人旧藏,可谓传承有序。

展览市场即便早在1个多月前限流开放,但文物艺术机构推出的展览数量少之又少。比如故宫在5月1日对外宣布恢复部分开放,开放范围仅包括前三殿、后三宫、御花园、外西路、寿康宫、慈宁花园区域的室外展区及东西六宫部分院落。展览上却依旧空白,2019年1月至6月,故宫共推出20个展览,今年同期只有1个展览,即1月7日开展的“冬奥冰雪艺术展”;龙美术馆在2019年1月至6月期间共推出11个展览,今年同期仅2个展览。

目前,国内艺术品市场仍处于低速运行,按说五六月是一年中拍卖最为热闹的月份,而今年即便疫情防控级别下调,线下拍卖会的数量也少得可怜,较比往年减少了90%左右,且大多还是以线上拍卖为主。不过近日,一些拍卖公司释放出积极的信号。

中国嘉德宣布举办“嘉德四季第56期拍卖会”,预展于6月18日在嘉德艺术中心举办,6月21日正式开拍,共推出15个专场,5000多件拍品;广东崇正宣布在6月27日举办“崇正雅集”第九期艺术品拍卖会;香港佳士得在7月4日举办线下拍卖会预展,7月8日开拍,共推出10个专场。

过去数月内,疫情的蔓延给人们带来的了不小的打击跟恐慌,各个行业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,而今日国内疫情明显好转,虽然风险仍在,但我们是否还要选择让行业市场继续“停摆”?尤其对于小型艺术机构来说,在面对风险控制与企业发展的这道选择题时,是否还有实力继续等待数月?

由AMRC艺术市场研究中心、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(AMMA)和艺术市场通讯联合撰写的《新型肺炎疫情对中国艺术行业的影响调查》报告显示,40.5%的艺术机构或个人认为账上资金能支撑1至3个月,33.3%的艺术机构或个人认为账上资金只能支撑1个月以内,17.1%的艺术机构或个人认为账上资金能支撑3至6个月。

本就受经济环境因素影响较大的艺术品行业,在调整期中已经是艰难前行,此次疫情更是雪上加霜。自上世纪90年代初拍卖恢复后,中国艺术品市场经历近30的发展才有了今日的规模跟影响力,十年后我们印象中的艺术品市场可谓“红红火火”,十年后我们感受更多的是它的“冷”,艺术品的价值从未改变,变的是人们对艺术品的态度、消费习惯、审美趣味。

我们要继续固守旧的思路,还是积极探索新的出路?继续等待疫情彻底结束,还是快速行动起来?继续封闭在所谓的小众高端市场,还是勇于突破,将艺术品市场的边界拓展开来?继续以传统拍卖模式马首是瞻,还是尝试创新商业模式、挖掘融资渠道?继续各走各的独木桥,还是像上世纪90年代初的那批开拓者,从政府到企业充分尊重、信任,充分地沟通,共商良策,期望眼下低谷期的共渡难关是为了十年磨一剑,而不是成为十年之殇。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中国文化艺术中心-欧美文化艺术欣赏-行为艺术作品-艺术资讯-中亚艺术网
分类:综合动态 标签: